第798章 报菜名

    出去玩不是说去就去的。
  
      茌好和茌两人准备了一天,才带着人跟着庄念安出发。
  
      原本梁君微和茌骅两个说也要去,可是临到出发前,都有事不去了。
  
      只有茌好和茌两人,这让茌夫人放心不下,便让她们带了一队儿护卫上。
  
      开泰大师属于隐士,原本是住在人迹罕至的深山之中。
  
      只是新皇登基后,不知道是出于何种原因,他离开深山暂时居住在城南宁安寺山脚下一个小村落之中。
  
      距离京都不过半日的旅程。
  
      还未及村落,遥遥看去,金色一片。
  
      在金光闪闪的稻田的包围中,一处村落出现在眼前。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大儿锄豆溪东,小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亡赖,溪头卧剥莲蓬。
  
      马车顺着小路往村里走,中间要过一座小桥,桥下是一条围着村子绕了半圈的小河。
  
      里面种植了不少荷花。
  
      如今正是盛开的季节,粉色的,白色的,在绿色的荷叶之中摇曳不定。
  
      自从传出了荷花底下的藕可以吃以后,就越来越多的人种荷花了。
  
      水里面有一群调皮的孩子游泳戏水,偶尔折断一根莲蓬扔到岸上。
  
      河边一群五六岁的小姑娘抱着簸箕剥莲蓬,剥完了以后就呼喊一声,让水里的人扔上来两个。
  
      “姐姐,他们真好,不用每天学习那么多东西。”
  
      茌有些羡慕地望着她们可以自由自在、毫无拘束地玩耍。
  
      殊不知那些孩子们看着马车,都目露羡慕之色。
  
      茌羡慕着他们,他们却羡慕着茌。
  
      他们家中别说是马了,就算是牛或者驴子都是稀有物种。
  
      不管是农忙的时候耕田,还是用来拉物件,都是极有用的。
  
      若是家里有一头牛,那在村里就已经是个富户了。
  
      茌好对着马车外的庄念安招了招手,“这里这么多莲蓬,你去摘一些呗,到时候可以用来做吃的。”
  
      庄念安应了,让小厮赶紧去摘。
  
      小厮没摘过这个,苦着脸跑到河边上张望了一会儿。
  
      正当庄念安气急败坏,决定自己去摘的时候。
  
      小厮终于想出了法子,对着河里喊到:“你们谁给我摘一些莲蓬来,我五文钱一个收。”
  
      这话一出,河里的小子们都跟乱窜的鱼儿似的,摘下几个莲蓬,在水里扑通扑通几下就溜到了岸边。
  
      小厮看着面上一堆莲蓬,顿时面色一僵。
  
      这会不会有些多啊。
  
      所幸,茌好出声拯救了他。
  
      “这些都收了吧。”
  
      “是,大小姐。”
  
      岸上的小姑娘们听见茌好温和的声音,都偷偷地张望,想要看看车里的人是怎么样的。
  
      不过,马车很快就过去了,茌好掀起帘子也不过是一瞬间,所以谁也没看到。
  
      开泰先生暂居的地方并不是青砖绿瓦搭建成的。
  
      墙壁是泥土混合着稻草制成的,上面还有许多裂缝,可以看出用泥巴和碎石子修补过的痕迹。
  
      屋顶和村子里别的屋子一样,都是茅草搭成的,不过要更加厚实一些。
  
      屋子四周用人高的篱笆围着,篱笆上晒着许多黄中带青干草。
  
      正对着主屋的位置是一道半掩的柴门。
  
      庄念安翻身下马,把缰绳在手上绕了两圈,牵着马走到柴门之外。“师傅,我回来了。”
  
      他的马打了一个响鼻,伸着脖子去啃篱笆上晒着的草。
  
      里面的人听到声音,掀开草帘,从窗子处伸头看。
  
      “咦?小师弟回来了?”
  
      说着,他缩回头去和里面的人说话。
  
      因着动作太快,把窗子的支条弄掉了,窗子咯噔一下关上了。
  
      “二师弟,你就不能小心些吗?你看你,把我的字都弄毁了!”
  
      “抱歉,大师兄,要不我赔你一张。”
  
      “啐!你的字还不如小师弟的呢……”
  
      “大师兄,你这就不对了……”
  
      ……
  
      里面隐隐传来争论声,却迟迟没有人来开门。
  
      庄念安似乎早就已经习惯了。
  
      他把缰绳递给小厮,然后垫起脚,从柴门的缝隙间伸手进去,把门栓扯开。
  
      “走吧,我们进去。”庄念安招了招手。
  
      小厮牵着马在旁边看着,不由地问出声。
  
      “少爷,你平时就住这里吗?”
  
      庄念安点了点头,“是啊。”
  
      他转头,就撞见小厮眼里的嫌弃,顿时蹙了蹙眉。
  
      赶紧看向茌好和茌两人,见两人并没有嫌弃之色。
  
      一个没反应,一个满脸好奇。
  
      顿时,他心里松了一口气。
  
      若是小表姐和表妹嫌弃这里,那还是宁愿不要进去为好,免得让师傅和师兄看到了,惹恼了他们。
  
      “这里已经算是好了。”庄念安笑着说,“山里的住所才算是真的清幽俭朴呢。”
  
      如今想来,幸好带小表姐和表妹没有进深山里。
  
      她们两人毕竟是女孩子,去那里太清苦了。
  
      进门后。
  
      开泰先生好奇地看着茌好,“你这小丫头就是乐康嘴里会做很多美味佳肴的小表姐?”
  
      茌好扫了一眼庄念安,表姐就表姐,怎么还加了个小字。
  
      看开泰先生的样子,也不像是他私自加上去的。
  
      肯定是庄念安这家伙嘴里出来的。
  
      庄念安与她对视一眼,看出她眼里的杀气,面上讪讪地一笑。
  
      “师傅,表姐的手艺你已经尝过的,绝对是顶尖的。”他赶紧转移话题,不让茌好发作。
  
      开泰先生摸了摸尖尖的山羊胡子,中肯地点头道:“上次吃的那些倒真是不错,名字也很好听。小丫头是个雅致之人。”
  
      茌好摇了摇头,张嘴便说:“先生误会了,那菜名并非小女子取的。小女子并非雅致之人,相反,更多时候取名会十分直接粗俗。”
  
      “比如,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煮咸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什锦苏盘儿,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什件儿,卤子鹅……”
  
      茌好直接给他一口气报了百个菜名,听得现场之人一愣一愣的。
  
      开泰先生哈哈大笑,“这话不然,大俗即大雅,事情并无绝对之说。美食是用来品尝的,像你报的这些菜名儿,一听就很有食欲,如今你还没做,我就已经饿了。”
  
      茌只觉得其中好多菜都没有吃过,听着菜名,口水都出来了,赞同地点了点头。
  
      要不是有外人在场,她肯定要撒娇让茌好给她做!
  
      庄念安悄悄地抹了抹口水,想不到表姐会做的这么多,有机会一定要让她做个。
  
      他溜了一眼旁边已经呆滞的几个师兄,小声地提醒,“师傅,要不我和表姐先去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