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补充气质

姬瑶明显对我所说的话有疑问,我拿出手机,当众给她展示了卡中余额后,她的脸上似才有了笑意。
  
  经过此事,我不得不承认:贪财,姬瑶和小鹅仙有得一拼!
  
  而且姬瑶对钱的迷恋完全体现在黄金上……
  
  “这些钱能买多少黄金?”
  
  等我按手机所示实时变动的金价比例,换算成黄金的重量后,姬瑶似得到了满意地答复,小心翼翼地将卡放进漏斗空间里……
  
  一旦掌握了人性的弱点,哄起来倒也不是那么费力……
  
  呆呆看着我的姬瑶,让我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还有什么事情吗?”我问道。
  
  “没有啊……”
  
  “那你还看着我干什么?”
  
  “你头发上的是项链吗?怎么当成捆头绳了?”
  
  听姬瑶说完,我朝头上摸去,光凭手感就知道,是清翎给我的项链没错。因为得到身体后就没消停,连这个都没注意到。
  
  我刚要拿项链往脖子上戴,姬瑶抢到手里,说:
  
  “我来给你戴……”
  
  看着她不像是在开玩笑,但也谨慎起来,生怕她是演戏。
  
  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旦她的两只小手消失在我的视线当中,我就会有种莫名的恐慌。她捏法诀的样子,总是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见我有些抗拒,姬瑶不开心道:
  
  “怎么,你还担心我会害你吗?”
  
  “怎么会呢……”我讪笑道。事实证明人在紧张的状态下,是会陷入谎话连篇的状态的……
  
  “那我就是要画个圈圈诅咒你……”
  
  姬瑶固执地拿着项链往我的脖子上套来……
  
  感觉到她藏在我脖子后的两只小手正在捣鼓什么,我意念一动就伸手向后抓去,谁知姬瑶顺势把我往后一推,我就被她压倒在了床上。
  
  她坏笑着用双手摸着我的脸,像是得了宝贝似地观察起来……
  
  这让我颇不适应,刚要起身,她就努着嘴凑过来,亲在了我的嘴上。
  
  我以为是她没坐好产生的意外事故,谁知她移开脑袋瓜笑道:“这下你放心了吧,我不会伤害你的……”
  
  这……能说明什么?你当玩小孩子过家家吗……
  
  姬瑶见我无动于衷,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到了我的身上,口也再次堵……
  
  唔……这难道是想让我对她放心吗?都什么年代了,还玩献身。
  
  考虑到事件的后果,我推开她,劝道:“冷静,我可不是随便的人……”
  
  想不到在这个时刻,我竟然跟个美女打起了太极,正在我一愁莫展的时候,忽地旁边多出个身影,把我和姬瑶都吓了一大跳。
  
  是清翎,只见她一脸鄙视地看着我,似乎抓到了我的小辫子般……
  
  “奸情”被发现之下,我和姬瑶慌忙分开了……
  
  我装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对重新躺回床上的姬瑶道:
  
  “休息一下就没事了,难过的时候就找我们聊聊,我们都会帮你的……”
  
  姬瑶乖巧地点着头,倒也算配合。
  
  看着眼中有无限杀气地清翎,我寒暄一阵后,就留姬瑶在房间,携着清翎离开了。
  
  被怒气冲冲地清翎拉到小黑屋,我知道自己要出事。
  
  “说吧,怎么回事,你老实交待!要不是我从项链上感知到,哼哼!……”
  
  面对咄咄逼人的清翎,我无奈解释道:
  
  “你都看到了,是姬瑶想证明不会对我下手,为了让我放心才那样的……怎么能怪我呢?”
  
  “好啊你,一个大男人,你却不知道拒绝,不怪你怪谁……”
  
  这都是什么逻辑,法律上性骚扰的罪名已经向女性开放了,难道她还不知道。
  
  看了她证据在手,天下我有的霸气模样,我是真服了!
  
  身心疲惫下,我去拉门把手,想逃避。哪知清翎一个过肩摔就把我撂倒在地上,接着如一只八爪鱼般缠到我身上……
  
  “她刚才是这样压住你的?”
  
  “不是,刚才是在床上……”
  
  不等我说守,清翎按着我的脑袋往地上一磕,只听“咚”一声响,我的两眼冒起了金星……
  
  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力气,看似柔弱的她,居然抗着我扔到了床上……
  
  好吧,我忘了,她毕竟是战力值250的大神,只是没想到耍起无赖,所做出的行为也这么的二百五……
  
  再次被她压住,我心道无奈,真是得罪谁都不该得罪这位小祖宗……
  
  嫉妒心一起,她竟然学着姬瑶的样子,亲起我来……我脑海里变得一片空白……
  
  ……
  
  折腾了半天,我困意袭来……搂着怀里的清翎就沉沉睡去……
  
  ……
  
  一觉醒来已是傍晚,我看着还未醒的清翎,肚子有些饿,便起身去找东西吃。
  
  在去厨房的路上,我意外地碰到了飞刀和将军,只见他们两人正在谈论探讨着什么,出于好奇,我走了过去。
  
  “你们在说什么?吃过饭了吗?”我问道。
  
  将军朝我微一鞠躬,打了个招呼,飞刀见是我,说道:
  
  “既然这里的事情结束,把你们送上岸后,我就随将军回岛上了,毕竟那里才是我的家。”
  
  想起他那豪华的别墅,我心里就一阵酸……他还有栋别墅,我除了空空的银行卡,还有什么?
  
  想不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早知道这波要亏完所有资金,我肯定不要来,想着想着竟叹起气来。
  
  “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将军见状问道。
  
  我摇摇头,即使说出来,又有谁能帮我呢?
  
  “你是怎么哄姬瑶的,听说清翎是黑着脸把你拉出来的?”
  
  看着一脸坏笑地飞刀,我气不打一处来。不帮忙就算了,还要落井下石,对我进行精神打击吗?
  
  “听谁说的?怎么会……既然姬瑶喜欢黄金,当然是拿着钱上了,还能怎么样……”
  
  “我的天,那得多少钱,看不出来啊你……”
  
  听飞刀语气,是在夸我了。说真的,要不是已经把船送给了将军,我还真想把它开回去卖成废铁,好周转一下资金。
  
  将军看我不开心的样子,眼睛转了几转,问我道:
  
  “你身上是什么香味?”
  
  待我取出一小块贴身带的龙涎香,并跟他们说明了来历后,将军难以置信地问我道:
  
  “你确定这块龙涎香很值钱吗?”
  
  “当然啊,难道还有假?按市价可是黄金价格的两倍!”
  
  将军像是听到了大新闻般,惊讶地看向我……
  
  接着跟我说出了令我很是激动地一席话:
  
  “你忘了,我的部下,现在都是鲸鱼吗?”
  
  这……什么!……你别说,还真是!……
  
  被震撼到的我,脑袋里犹如装进一只算盘,开始噼里啪啦地算了起来……如果利用鲸鱼群,把龙涎香量产!卧槽,那我们岂不是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大金库了?
  
  飞刀看我异想天开的样子,纠正道:
  
  “就算鲸鱼群多,但也无法保证每只鲸肚里都有龙涎香啊……”
  
  一看他就是没经营过企业的,只会找困难,不懂找方法。
  
  待我非常隐晦地问及将军,鲸鱼肚里的龙涎香会让他们肚子痛时,将军则非常慷慨地回答道:
  
  “那您是没有体会过我们在幽灵岛上的折磨,相比之下,只要能为您效劳,我们不会有一只鲸出来反对的!我保证!”
  
  看这位将军严肃的回答,定然不会有错。
  
  接着,我就将培育大王乌贼,促进鲸鱼量产龙涎香的计划大致说给了他们听……
  
  随着我们三个财迷瞪着大眼激动地讨论,仿佛无数的黄金就在眼前!
  
  最后我们拍板,就拿幽灵岛做为饲养大王乌贼的基地,同时也做为鲸群改善生活,提高饮食待遇的场所。
  
  我也趁着头脑清醒,做了一个现代化的鲸鱼食堂概念图出来……
  
  正在嚼着面包的我,召集众人,临时开起了启动大会。
  
  在会上,一向爱打岔的许林问道:
  
  “那鲸鱼肚里的龙涎香,由谁来开采呢?”
  
  有过一趟鲸肚之旅的我,指了指自己。在我对金钱执着的追求下,是不会允许这点小困难阻挡我们的。
  
  精通财务的孟琴提醒道:
  
  “如果要饲养够整个鲸群吃的大王乌贼,师兄你确定我们的钱够吗?”
  
  ……
  
  随着我咬面包的动作停滞,想到这确实是个问题。
  
  “让他们自己在海里捉好了,难道没我们,鲸鱼就会饿死吗?不至于吧。”阎海说的这点,倒是让我有了灵感。
  
  我当即对大家说:
  
  “我们可以召集鲸鱼,进行有关捕捉大王乌贼的培训,海那么大,一定可以有足够的乌贼供应。等后期我们攒够钱了,再想着开食堂不迟。”
  
  至于培训师吗,捕鱼从零起步,成长为捕鱼达人的阎海最合适不过!
  
  经过大家的一致表决通过,我们团队终于完成了一次向海洋渔牧业和高级化妆品行业的转型!
  
  “那我们还回峦山市吗?”紫菁问道。
  
  我想起了在峦山市的河马兄,他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待我和小马哥通了一个钟头的电话,将他胖的根源——心理的胖指出后,他也似豁然开朗,连声道谢。
  
  在这样的情况下,回峦山市变得那么得苍白无力!机遇不等人,一旦找到商机,说干就干!
  
  ……
  
  看着阎海拿着高音喇叭,在船的甲板上,将捕捉大王乌贼的八大技巧和九种吃法,头头是道是讲解时,海里也爆发出鲸鱼群阵阵的叫好声!
  
  看着如此热闹地场面,我的心似乎也飞到了天上,盘算着要怎么数钱……
  
  ……
  
  很快,我们就迎来了第一位肚子疼的鲸患者。
  
  我提着星梵剑就要下去,被将军拦住了。
  
  “陈飞先生如此操劳,我无以为报,这种粗活就交给我吧……”
  
  待我将上一次从鲸肚里抱出龙涎香的经过和他详细说明后,他毅然出发了……
  
  过了好一会儿,当将军举着一大块龙涎香出现在海面上时,我们所有人都沸腾了!
  
  之后,我们制定了系统化的方案。所开的大船成了海上捕捞大王乌贼的专用捕捞船,凡是自己没捕到乌贼的鲸,都可以来船这里免费领取。
  
  同时为了防止鲸群出现好逸恶劳的情况,我们采取积分工作制,来督促提高龙涎香的产量。
  
  直到有一天,将军面对着百八十头鲸,忙不过来后,我才不得不提着剑,将可能会卡在鲸肚里的大胖和老九除外的男人,全都赶下了海!
  
  金钱面前,皆是“奴隶”,连我也不例外!
  
  就这样,我们风风火火地开启了职业龙涎香开采者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