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完 彩蛋

第十卷完(彩蛋)
  
  在米国某个丛林深处的废弃公路上,手持金属杖的瓦尔斯正昂首挺胸、闲庭信步。
  
  突然白光闪烁,一个身形婀娜、蒙着面纱的黑衣女人出现在前方,拦住去路。
  
  “这位女士,你是迷路了,想搭便车?还是手头缺钱了要做点特殊生意?无论是哪一种,我奉劝你都不要打我的主意。我说这话可是在行好。”
  
  黑衣女人冷笑一声,立即动手,冲着瓦尔斯连出十几道杀招。她又是电击,又是诅咒攻击,还进行了精神扰乱。
  
  瓦尔斯身上瞬间弹出一道厚实的防护网,将黑衣女人的攻势稳稳地挡了下来。
  
  “咦?代码防护网?”黑衣女人显得颇为惊奇,“你不是习惯于符文甲盾吗?怎么会使林在山的代码防护网?”
  
  “少见多怪!”瓦尔斯冷笑一声,“你可以将这视作一次成功的交易的结果。”
  
  “你与林在山是什么关系?”
  
  “上一个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的人已经被我收割了星魂。你也想试一试被收割的滋味吗?”
  
  “好呀,我倒要看看林在山还交易给你什么杀招。”
  
  瓦尔斯“啪”打了个响指,十几道无形而凌厉的能量眨眼间围攻了黑衣女人数个轮次。
  
  黑衣女人傲然站立、毫发无伤。瓦尔斯见状又连打几个响指,仍是没有效果。
  
  “嘿嘿,威力打了八点八折的霹雳响指。”黑衣女人嘲讽道,“看来你的生意伙伴林在山对你诚意不足呀。”
  
  瓦尔斯束手而立,平静地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直说,我可没功夫陪你花前月下、情话绵绵。”
  
  黑衣女人道:“我听说虚空竞技场管理员崔妮蒂小婊子是你的姘头,所以想劳烦你带我去见她一趟。你别忙着拒绝,我会为这次交易出一个好价钱。”
  
  “什么价钱?”
  
  “你应该注意到自己的攻击力不足的问题了吧?我可以将自己刚才用过的那套综合了电击、精神扰乱、诅咒和放毒的动态复合咒语毫无保留地交给你。”
  
  “放毒?”
  
  “当然,难道你没有察觉吗?”
  
  瓦尔斯刚才交手的时候的确没有察觉对方用毒,他急忙探查自身状态,确信自己并未中毒,暗想:“渣林的代码防护网果然厉害,看来上次在危急关头毅然与他合作并未走错。”他大声对黑衣女人道:“废话,我当然没有中毒。”
  
  “你看起来智商应该比二货们要高一些,这笔交易的收益无需我多说了吧?”
  
  “哼,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瓦尔斯怒喝一声,“动态符合咒语是你提供的,你可以随时收回和篡改。它就算威力再大,对你自己也毫无效果。我说得对吗?”
  
  “一点没错。”黑衣女人显然没打算隐瞒这一点,“咒语被其创制者免疫,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行规,压根称不上秘密或阴谋。你用我的咒语当然无法攻击我,但这不妨碍你在别人面前耍威风。相信我,就刚才这个动态符合咒语足以使你横扫百分九十九的六级强者。”
  
  “被你如此鼓吹的动态复合咒语却仍然无法奈何渣林的代码防护网,谁高谁下一目了然。拜托你就算要忽悠人,也多准备点像样的素材。”
  
  “呵呵。”黑衣女人竟然被气乐了,“我早听说这种位面的低等智慧生命如何冥顽不灵,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听你的语气,难道是来自异位面吗?”瓦尔斯瞪大了眼睛,“谣传说高级位面有一位来地球历练的尊贵公主,不知和你是什么关系?”
  
  “你想知道答案吗?那就答应我的交易,我进入虚空竞技场后,自会回答你的问题。”
  
  “你越说我就越好奇,虚空竞技场又没有对这个位面实施封锁,你一个六级加星魂者完全可以自行前往,何需我来带路?”
  
  “好奇害死猫。少关心与自己无关的事情,或许你可以多活几年。”
  
  “既然如此,那就恕我不奉陪了。”瓦尔斯施展空间跨越异能,准备瞬移到远方。
  
  一道咒语网突然冒出将他硬生生地拦了下来。
  
  黑衣女人冷笑道:“没有哪个低等智慧生命可以在言语羞辱过我之后还能从我手上逃脱。现在无论你是否愿意交易,都要带我去虚空竞技场!”
  
  “想要动强?那还要看你有没有本事攻破代码防护网了!”瓦尔斯身上的防护网变得更加闪亮和厚实。
  
  “单靠我自己或许短时间内难以攻破,但今天我带来了奴仆。”黑衣女人击了一下手掌,数十个高级变异鸟倏然闪现,将瓦尔斯团团围困在中间。
  
  “我去!”瓦尔斯大吃一惊,“你是怎么让变异鸟也掌握空间跨越异能的?”
  
  “这个技术很神奇吗?”黑衣女人不屑地说道:“只要将六级星魂改造之后装入拥有七级加身体的变异鸟身上就行了。怎么样?想学吗?”
  
  “我很想学,不过有两点我不太明白。第一点:你从哪里弄来的那么多六级星魂?要知道所有目前地球人中六级强者加起来都未必有这些鸟多。”
  
  “你猜?”
  
  “我已经老了,玩不转小朋友们擅长的猜猜猜游戏了。”
  
  “那就别好奇。”
  
  “我第二点不太明白的就是:随意操控中高级星魂不是要招惹天谴吗?你为什么没有遭受报应?”
  
  “天谴?天谴算什么东西!”黑衣女人瞬时变得怒不可遏,“天谴机制由星河系统掌控,而星河系统由高级咒师掌控。本来一切井井有条,但是近来星魂编码员异军突起,他们自恃能力,肆意篡改和诠释星河系统的规则,以至于使天谴系统变得越来越混乱。不该被惩罚的人受罚了,该被严厉惩罚的人却逍遥法外。我就是天谴系统混乱的受害者,否则,像我这般清白的好人又怎会被贬到你们这个鸟不拉屎的贫瘠星球!”
  
  黑衣女人话音刚落,一只变异鸟就当场大小便齐下,似乎是在嘲弄她。
  
  “放肆!”黑衣女人怒吼一声,对准那拉屎的变异鸟弹了弹右手食指,一道凌厉的红色光芒闪过,穿过那只变异鸟的脑袋。
  
  “扑通”,变异鸟硕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黑衣女人怒气冲冲地转向瓦尔斯,“考虑好了吗?低等智慧生命?”
  
  瓦尔斯故作沉思状片刻,突然道:“考虑好了,我决定不和你交易。”
  
  “那就去死吧!”黑衣女人扬扬小手,几十只变异鸟对瓦尔斯的防护网群起攻之。
  
  “想要用这种流氓手段使我过载吗?”瓦尔斯嘲弄道,“你们还嫩了点。既然你们将我逼得无路可退,我下面就让你们见识一下这个星球最大的秘密!”言毕,转动左手中指上的某个戒指。
  
  在一阵嘎吱吱的诡异声响之中,平地之上赫然冒出一座直径三米左右的山丘微缩模型,山丘之上云雾缭绕,在隐隐云雾之中现出一座山城,城间成百上千的小人正在劳作。
  
  “欢迎你们到幸福城来参观!”瓦尔斯轻轻击掌三下,山城中那些劳作的小人们纷纷拿起武器登上哨塔和各种岗位。
  
  “轰轰轰”,小人从山城发射的弹药穿过缭绕的云雾进入现实空间,顿时变得硕大、威猛。这些弹药通过代码防护网(防护网经过了升级改造,可以由里向外进行攻击)冲向正在围攻的众变异鸟。
  
  众鸟中弹后疼痛难忍,纷纷远避。
  
  黑衣女人惊得目瞪口呆,“你……你竟然拥有须弥芥子空间戒指?这种戒指的价格之高昂,就算将这个星球卖了,都未必能兑换到。即使在高级位面都是奇货。你是怎么弄到手的?”
  
  “嘿嘿,你刚才不是说过吗?虚空竞技场管理员崔妮蒂小姐是我的姘头。”
  
  黑衣女人发出一声呼啸,和众变异鸟瞬间闪得无影无踪。
  
  //////
  
  在华夏申城附近某座山丘的晶果林中,曲悠悠正攀爬到果树上采摘五色晶果。
  
  “灵灵,有了这些果子,无畏战队今天的晚餐一定更有滋味了。”她低头打量树下,却没发现小女孩灵灵的身影。“灵灵你去哪了?”曲悠悠目前在无畏战队的主要职责就是照料灵灵和其他年幼成员,兼顾厨房事务。由于林在山失踪,曲悠悠又有“出卖”他的前科,孙正宏等人都不敢对曲悠悠重用,所以只安排给她一些非机要的工作。
  
  在过去这段时间里,曲悠悠和灵灵朝夕相处,已经培养出很深的姐妹感情。灵灵虽然不能言语,且残缺一条手臂,但聪慧伶俐。表面上养尊处优、无比傲娇的曲悠悠是监护人,实际上灵灵倒帮了她不少忙。现在灵灵突然不见,曲悠悠当然慌张得不得了。
  
  “灵灵,你在哪里?”曲悠悠的第一反应是大声喊叫,但随即收声。无畏战队总结出的末世生存经验提醒她,在晶果林这样凶险的环境里保持安静更能提高生存系数。她当即点按了胸前的一枚项链,身上弹出一道淡蓝色的能量护盾,然后从腰间拔出一把无畏战队最近自主研究和配发的超能手枪,开始四处寻找。
  
  //////
  
  在丛林远处某片空地上,华夏黑白二使正毕恭毕敬地对着一块巨石背后的某个身影。
  
  “高贵的公主殿下,我们过去一段时间忠实地执行了您停止收割星魂的要求;但是这群低等智慧生命很不老实,他们使尽阴谋诡计,从高级位面召唤来一个盗火者,将牧场的局势彻底破坏。如今虫子泛滥,如果我们不能赶在虫子之前收割,申城、中城两地的数万低等智慧生命就会白白浪费。还要恳请您能准许我们动手,以免牧场一无所获。”
  
  “在你们眼里,这些所谓的低等智慧生命真得就像牲口一样低贱,只配被我们像庄稼一样收割吗?”
  
  “当然,这可是咱们高级位面的基本共识。我们相信连您的父王也都是认可这一点的。”
  
  被称作公主阁下的那个身影并不接话。
  
  “尊贵的公主阁下,如果我们能及早收割牧场、毁灭这些低等智慧生命,您也就可以提早结束试炼返回王土,岂不比在这穷乡僻壤受罪要好上一万倍?”
  
  “我就算要回,至少也得等因果两清之后。你们所谓的这些低等智慧生命亏欠我的已经彻底偿还,但是我欠他们的恩情赫然尚在。”
  
  “这……不知您何时可以还清恩情?”
  
  “那就要看那个人什么时候可以返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