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有些紧张的对她说。
  “没、没关系。”她低着头,草草的回答了我。
  “那个,今天早上怎么没有来报道?我们以后就是同桌了。呵呵。”我用这种问话打破了这种尴尬。
  “我刚到学校,还没有来得及去。”她依旧低着头。
  “喂喂喂,我说二位聊完没有?我可饿的不行了,有时间再说行不,先把我的肚子填饱,拜托各位啦。”元宝有开始唠叨了
  “那个,那我先和他们走了,有时间再聊。”我的话说的也不利索了。
  “嗯”她用最简短的字符回答了我。
  看着她抱着资料从身边离开,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很怪。
  “哥们,别看了,走远了,喂。”元宝边用手在我眼前摆动着,一边在我的耳朵旁边说着。
  我也才回过神来,再看看刚才她离开的地方,已经消失了。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别元宝拉着走进食堂,他开始买东买西,呵呵,他的饭量真是大啊,买了那么多东西。一坐下,就开始享受自己买来的
  “猎物”。
  “我看啊,道哥是看上那个女孩了,你看他刚才那个眼神,啧啧,都迷离啦。”元宝用那个已经被食物撑的臃肿的嘴,对着我们说。只有老牟附和着他,熊猫只是要了一杯果汁,还在看他的笔记本。看
  来熊猫还是对这里的过去有着疑惑。我看他一天心事重重的,也挺难受,毕竟我们是一起长大的。
  “熊猫,别再想了,吃点东西吧,有些事一时半会想不明白,我看,你先放一放,以后我这个大侦探帮你解决。呵呵”我打趣的对他说。
  “我总觉得里面肯定有什么惊人的秘密,你能帮忙猜猜不,你从你的叔叔那里学来不少吧。我真想和你一样,有那么一个叔叔。”熊猫有点沮丧了。
  我的叔叔是一个公安,再刑侦科,有时候我没事就会和他在一起,听他讲讲破案的故事,也学学侦查,有时候还帮过他呢,不过随着我的年龄越来越大了,学的也就越深,叔叔也就把他会的都讲给我了
  ,呵呵,看来这次派上用场了。
  经过了两个多钟头,元宝总算是把那堆东西吃完了,看到他拍肚子的满足样子,真像个孩子,哪里也看不出像是一个电脑天才。
  “可以回去了吧?我说你也吃饱喝足了,可以让我们回去了吧。”我们带着哀求的声音。
  “好吧,朕同意了,送朕回宫吧。”元宝对着我们说。
  我们几个总算是找到收拾他的理由了,我们用手把他搀起来,然后扔在了地上,那个屁股摔在地上的声音,让我们十分的高兴,总算是报了自己受苦的仇了。
  “哎呦、哎呦。你们几个怎么连玩笑都开不起啊,不送就不送嘛,摔我干嘛。哎呦。”元宝痛苦的表情还真是搞笑。
  “行了,别闹了,我们走吧,我想回宿舍好好想想。”熊猫说话了
  我们几个出来食堂,因为是内地,天黑的比较早,才七点多,就已经没有了太阳,到处灰朦朦的。我们几个在校园的小路上走着,欣赏着这里的第一个正常的夜晚。到处都有和我们一样散步的人,不过
  大多是情侣,看着他们幸福的相依着,我们四个看看对方,呵呵。也是,我们都是一个人,因为每个人都不想离开我们兄弟这个团体。我们已经习惯了有事一起做,有麻烦一起解决,已经没有办法脱离
  任何一个人生活,也许这就是我们找不到女友的原因吧。
  经过了一个长时间的“遛食”,总算是到了宿舍,又是那个辉煌的大厅,我们走进去等电梯。我抬头看着天花板上那个巨大的顶灯,忽然,它闪了一下。
  “你们看见没有?大灯闪了一下。”我问他们。
  “没有啊,我一直在看笔记,没有发现吊灯有闪过啊。看来你的神经也有点紧张了。”熊猫拿着本子,疑惑的看着我。
  “也许是吧。”我开始怀疑我刚才是否看错了。
  电梯来了,我们走进去,按了四楼,开始在电梯里慢慢的上升,身体感受着那种超重的感觉,不过没有持续多久,我们就到了宿舍的楼层。楼道里没有人,估计都在自己的房间里享受这个豪华的“客房
  ”吧。我们也回到了宿舍。一进门,元宝便飞到床上,开始休息了。我坐到了电脑前面,开始查看我的邮件,其实也没有什么人会给我写,但是已经习惯了。老牟则是拿出了来学校时带的外酒。细细的
  品了起来。他是我们里面最富有的人,因为他母亲有一个挺大的企业,所以总是带我们去些高级场所。熊猫依旧在那里看着他的笔记。我们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期待着接下来即将到来的夜晚。
  我无聊的再网上点东点西,来打发睡觉前的这段无聊时间。
  突然,熊猫站起来
  “听见没有?那个喊声。”对着我们三个说。
  “没有啊,你是不是幻听了。”老牟拿着酒杯说着。
  “真的有。仔细听。”熊猫有说了一遍。
  我在房间里走动着,试图找到这个声音的来源,这是,我走到了窗前,我听到了,虽然很小,但还是能听见那个喊叫。
  “是女生宿舍。”我朝他们喊道。
  他们在我喊完之后,便起来冲出了宿舍。
  我们跑着来到了女生宿舍楼下,那里已经聚集了一些学生。我们凑近看里看,那里躺着一个女生,鲜血从她的头部留下来,看着楼上,只有一个五楼的窗子开着。老师还没有出现,我走上前去,看了看
  ,便对元宝说“报警吧,已经死了。”
  元宝迅速掏出手机,向警方汇报情况。
  我看着这个女生的尸体,很可爱,脸月光下更加的雪白。不过一个细节让我察觉到了,脖子上还有一道勒痕。虽然不明显,但还是能够看出来。
  这时,老师过来了。是一位女老师,看起来是她的班主任。
  “麻烦你离开这里,离开那具尸体。”老师对着我说道,语气平静的说道。(第五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