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随着元宝的叫声,看向窗户。窗外什么也没有,窗户上也依旧没有什么动静。
  “什么也没有啊,你在喊什么?”老牟对着元宝吼道。
  “不是,你们看窗帘啊,自动的,刚才谁也没有碰啊,怎么就自己降下来了。”元宝指着那个全自动的卷帘。我们也在想,为什么自己就降下了。
  “这个肯定是因为刚才的停电,然后又瞬间来电,电流过大把它给冲开了。”叔叔在一边解释着。
  我走到卷帘前面,观察着上面可能留下的线索。可是什么也没有,我随手的摸了一下卷帘的边缘,一个不和谐的感觉随之出现。就好像是倒刺一样。十分的粗糙。但是距离很短。就有一点。我把卷帘反
  过来。看到了边缘上有一处细线造成的沟壑。十分的不显眼,不过仔细观察还是可以看到的。
  “叔叔,你来看一下。这里有些不同。”我因为刚才的发现,对叔叔说。
  “这个应该是在上面用细线挂了什么重物。所以才能造成这种磨痕,”叔叔用手摸着沟壑说。
  “会不会是挂着那个女生?”元宝思考着说。
  “这个是细线,女生脖子上明显是一根普通的尼龙绳留下的勒痕。”熊猫开始说着自己的理论。
  “嗯,我觉得这个应该是挂着什么东西,并且是在杀人中有用的东西。看来,这个不是自杀事件。幽灵一定另有凶手。”我对着他们说。
  “屋子里总有一种怪声音。你们有没有听见?很奇怪的。”元宝有开始叙述他的发现。
  “哦,这个啊,这个是宿舍楼的末端,旁边的房子被用作发电室,这就是为什么学校的电力会这么快的恢复。每层楼都有一个备用电箱。所以能在第一时间内补充电源。”叔叔拿着这所楼的设计图。指着旁边房子的位子,介绍着。
  “啧啧,这所学校还真有钱啊,你说原来怎么没有听说过这所学校啊。真是有钱。”元宝开始后悔没有早点知道这所学校。
  “还好我妈比这有钱,不需要知道这里,只要跟你们三个在一起,知足了就。呵呵。一会各位侦探调查结束。我请你们吃大餐去。”老牟笑着说。
  看着老牟,看着熊猫和元宝。也是,我们从小一起成长,比谁都了解对方。只要你们在,到哪里也无所谓啊。
  正当我神情游走的时候,被叔叔的一句调查结束给拉了回来。我们离开了这个房间。找了那个唯一可能有作用的证据。
  因为前面老牟的话,我们一起去了学校外面的餐厅,在桌子上,元宝海吃着,他才不管什么形象,只要能让自己的嘴开心,剩下的都随便。
  “现在虽然找到了一些东西,但是那些细线可能早就被凶手给销毁了,再说了。这点东西也不够指出哪位是凶手,估计凶手是在很有把握的情况下才去犯下这件命案。不像是突发性的,这应该就是蓄意谋杀。”我给熊猫还有叔叔说着。
  “恩,我看也不像是突发性的。不知道你们刚才有没有注意到。在卷帘旁边的墙上,有过摩擦的痕迹。还留下了一样东西。”刚才一折沉默的熊猫开始说话了。还拿出了一个小的证据袋。里面有一个很小的碎步,只有小拇指指甲一半的面积。
  “看来这个就是那个凶手在取卷帘上的细线时。无意中蹭在了墙上的东西,我估计犯人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证据已经被别人抓到了。”我对叔叔说着自己的理论。
  “看来小翔是越来越有侦探的能力。呵呵,看来某位凶手的衣服上出现了问题,如果他还没有发现,我们就会尽快的找到他。”叔叔开始分析。
  “你们说什么呢?快吃啊,管他什么凶手,再不吃我就全部解决啦。”元宝对我们说着,然后看着面前的美食。
  “你丫就知道吃,自己吃去,没工夫跟你这个小朋友玩。”老牟再一次把元宝给抨击了。
  这之后,元宝用报仇的思想来解决面前的这桌美食,吃的那叫一个意气奋发。就好像进入了第二状态一样。没有过多久,元宝解决了它们,然后开始对着天花板发呆,估计是吃的太多了。
  我们看着他这个样子,无奈,继续我们的案情分析。
  “从这个碎片的高度来看,应该是个身高在165~170的成年人,体重大概在45~55之间,从这两点来看,应该是一位成年女性。可是女孩又是一个人住,监视器上又没有别人出现,只有一个自己开关的们。着就让人很难理解,既然没有人,那她怎么会被一个成年女性杀害。所有的谜团都围绕在一个作案时间上。”熊猫拿着笔记本,开始了自己的推理。
  “嗯,没有出现凶手,没有作案时间,没有动机,等等,有动机,就是因为进过那个地下实验室。看来,我们必须知道那个地下实验室的作用,还有与那个相关联的人员才行。”我接着熊猫说。
  随着一首音乐的想起,叔叔拿起手机,走到外面去接电话,我和熊猫接着自己的推理,然后在这些推理中找到那些忽略掉的蛛丝马迹。不一会,叔叔回来了。
  “看来我们有错误了,法医刚才给我说了验尸报告,女孩不是当天死的,有人在尸体上做了手脚,让我们推断错了死亡时间。是在前一天,也就是那天你们刚到学校,她便被杀害了。前面的推理都有问题了。”叔叔给我们说着刚才电话里的内容。
  “那、、、那个惨叫是怎么来的?不会是有人帮她再喊吧,然后离开了那里,难不成还真是幽灵?”元宝忽然对我们说。
  “亏你还是一个无神论者,真是的,别出声。”老牟为了维持我们的思维不被打乱,又把元宝讽刺了一会。元宝只好悄悄地抬起头,接着消化食物。
  “有人事先录好了录音?”我提出了疑问。
  “应该是这样的。看来这位凶手的设计还真是复杂啊。”熊猫开始佩服这位凶手。
  “那我们回去再看看录像,说不定在前一天能找到凶手。”老牟说了一句话,让我们又想到了元宝。“起来,回去啦。你小子总算有用了。”老牟踢着元宝的腿。
  我们收拾好东西,在餐厅门口等老牟结账。没过多久,老牟便出来了。随着我们一起回到了宿舍,叔叔也跟来了,也许是想早点见到凶手吧。
  我们五个人,又在这个庞大的校园里走着,好不容易回到了宿舍,看起来大家都有些疲倦了。短暂的休息之后,元宝开始他的行动,还是那些熟练地动作。不一会,就弄得到了学校的监视录像。叔叔被他的电脑方面算是服了,夸了他几句,他便高兴地回自己的床上唱歌去了,这样也好,少了一个废话鬼。
  “看,是她,那天那个训我的老师。”我惊讶的说道。
  那个老师还是那身衣服,从那个女生的房间里出来。
  “看来她就是凶手了。”我很激动说出了这句话。
  “等等,你看。”叔叔叫住了我。我看见,录像上,老师回过头和门里面说这话,然后,没有过多久,门被关上了,不过不是这个老师,而是里面的学生。虽然没有看见她,但是从老师的神情上可以看出。是那个女孩因为不想听老师的唠叨,先关上了门。
  “这样看来,当时那个女孩还活着。”熊猫说出了他的理解。
  我们继续看着录像,不过从那个老师离开到第二天的案发时间,没有人再进去过。可是当时老师离开的时候她还活着。凶手到底是怎么把她杀害的?一系列的问题在我的脑海中不停出现,可是我却找不到任何的解决办法。
  “看来这条线索又断了,唉,那我先回去了,你们也早点睡啊,别忘了明天还要上课。”叔叔说这话,走出了房间。
  我们也回到了各自的床位上,开始想这个新出现的谜题。
  老牟还在那里研究着录像,看来他也很想找到什么没有发现的东西。
  “行了,老牟,早点睡吧。”元宝从床上下来,走到老牟旁边。
  “唉,看来看去也找不到什么东西,算了,我也睡吧。”老牟有点丧气的离开了电脑。
  元宝上去收拾他的装备。
  也看了一眼录像。当看到老师离开时,他用疑问的语气说道。
  “这个好奇怪呐。”(第八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