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牟听见元宝说话之后,又回到了电脑前面。
  “这不就是刚才那个关门的情节么?没有什么不对啊。”老牟看着显示屏,并没有发出什么惊讶。
  “不是,你们想啊,如果你不想听一个人说话,并且这个人在门外。你是不是应该很快的把门关上,可是,这个女孩很奇怪啊,关门关的很慢。”元宝说着自己的见解。
  “也对,如果很不想听门口的人说话,应该很快的把门关上,看来这里面有问题。”熊猫这个时候也走到显示器前面说。
  “恩、、、看来我们要重新调查了。如果这样的话。那凶手就是这个在女孩被杀当天唯一进过这个房间的老师了。可是没有什么证据啊,也不知道确切的杀人手法。这样的话,就没有办法把她逮捕。看
  来她在作案的时候考虑的十分充分。知道有人会调查录像,所以才会在监视器前面做出这样的动作。”我对大家说着。
  我们又凑到电脑前面,说着自己的推理,但是每一个都好像有些站不住脚的样子。熊猫在笔记本记录下每一种方法,希望以后会有用。老牟也在一旁喝着那瓶威士忌,闭上眼睛思考着。元宝也不断地重
  复那段录像,希望从当中找出什么被忽略的细节,可是录像上没有一点破绽,虽然我们知道,这个是凶手自己导演的一出戏。可就是没有办法把她揪出来。
  “唉,今天看来只能进行到这里了,已经那么晚了,睡吧。”我看着表给他们说。
  元宝关掉了电脑,也回到床上,我们各自想着自己的想法,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睡着了。
  太阳把我从被窝里叫醒,因为是内地,天亮的比较早。我起来后,头感到一阵眩晕。也许是昨天睡得太晚了吧。没有在意。穿好衣服后,用我的嗓音把他们叫醒,他们说我的歌声比闹钟管用多了,看来
  今天的效果依旧。
  “大哥,求你闭嘴,饶了我吧。”元宝带着貌似哭腔的声音求着我。没有办法,为了他们不迟到,我只好继续唱着我自己认为美丽的音乐,经过了不到五分钟的作战,他们终于屈服了。开始穿衣服。我
  走进洗手间,开始洗漱,等我出来后,他们也收拾的差不多了。今天没有什么胃口,所以想直接去教室,可是元宝却不依不饶,我们只好给他买了一些零食,总算把他给稳定下来了。走进教学楼,什么
  都没有改变,大家依旧忙碌着,看不出因为命案而造成的恐慌。到教室之后。我的同桌还是已经坐在那里了。
  “你好,这么早啊。”我走到旁边和她打了招呼。
  “嗯,你也一样呐。”她抬头对我说。
  我坐进我的位子,开始和她有一句每一句的聊起来,因为没有元宝那种口才,所以我们的对话好像没有那么有意思。一个早上,我们就这样问着彼此,然后回答着彼此。在这种简单的对话中度过。在临
  中午放学前,我向她要了电话号码,我用自己的手机给她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随着手机的震动,她拿出了自己的手机,那是一个粉色的滑盖手机,上面还挂着一个可爱的卡通。这个卡通和她还真是
  相配。都是那么的可爱。
  “要是遇到什么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哦。”我笑着和她说
  “嗯”叶佳简单回答了我。
  我和元宝他们走出了教室,今天上午就这样度过了,元宝总结出来,大学就是把时间拿来消耗的年月。我们觉得很有道理,因为我们真的很无聊的。我给我叔叔打了电话,说出了昨天发现的问题,叔叔
  让我们等等他,他马上就过来。我们就这样等着,
  “你们说那个窗帘会不会和这个事件有关系?”元宝说着自己的想法。
  “现在不光是门的问题,还有那个叫喊声,还有尸体的死亡时间如何掩盖过去的。还有尸体是怎么自己掉下来的。这些都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熊猫翻着自己的笔记本。开始给我们说上面的疑问。
  凶手是怎么做到的?这些事情是怎么连接到一起的。这个都是我们想要得到的事实。可是我们现在没有任何能够说明这些疑问的线索。
  叔叔来了,我们说清楚了昨天的发现。决定再去一次宿舍,看看上次有什么疏忽掉的东西。这次进入女生楼,没有被拦下,也许是他们认识了我们吧。来到五楼,我们继续检查那间宿舍。样子还是没有
  变。
  “上次坚持时还在的那个暖风机怎么不见了?记得上次在这个柜子里啊。”老牟对我们说着。
  “是不是你记错了。?”元宝问着老牟。
  “不会啊,上次因为感觉奇怪,夏天怎么会有这个,但是一想她是三年级的,可能是冬天用完收起来了,所以没有注意。也就没有给你们说。”老牟解释道。
  我们又检查了一遍,除了那个暖风机不见了,剩下的东西都在。看来那个东西一定和案件有关系。
  “叔叔,我们去旁边的配电室看看吧。”我对着我叔叔说。
  “嗯,去看看。”叔叔肯定了我的要求。
  打开配电室之后,里面的面积和旁边的宿舍一样大,里面放着一个很大的电箱。
  “看来这个就是那个备用电箱了,应该有一个电脑来记录信息的,等等啊,我找找。”元宝边说边在上面找着电脑。不一会,他就从里面拿出一个连着线的笔记本。
  “就是这个了,我看看案发时间的记录,看来这里有两个电箱,一个主电箱,一个子电箱,从记录上来看,案发时,先是学校宿舍的总电源没有了,然后主电箱又被人给关闭了。最后才启动了子电箱。
  这样的话,这里应该要比我们那里晚来点3~4秒钟。”元宝看着电脑上的信息。
  “这么说来的话,那天我说看见了大厅的灯闪了一下,不是看错了,是因为总电源被切断了。所以备用电箱启动了,又因为我们那里的主电箱没有停止工作,所以瞬间就补上了电路。但是昨天我们来这
  里检查的时候,停电之后有4~5秒的时间才来点。是因为这里的主电箱出了问题。”我对他们说着我的想法。
  “嗯,应该是这样的。”熊猫也认同了我的看法。
  “你们看,这里有一些水渍,在主电箱开关的下面。”元宝看着自己的脚下,让我们过去看看。
  我们过去看着那个奇怪的水渍,想着这个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是配电室,不应该有水出现的,除非有人想要用这个做点什么。
  “是不是有人用水撒在主电箱上,让电箱出问题。”老牟给我们说。
  “不会,那样的话凶手自己也会被电打到,说不定还会让子电箱受到影响。而且从电脑上来看,是主电箱被关掉了。并没有损坏,关闭的时间是女孩从楼上掉下来的那段时间。”元宝看着电脑说。
  “也许是什么特殊的定时工具?”熊猫看着水渍,在自己的笔记本上画着什么。
  “看来今天的检查有些效果。我们走吧。”叔叔打断了我们的思路。带着我们离开了这里。
  “你们说是怎么造成那个水渍的?”元宝问着我们、
  我们都一样默默地低着头,思考着这个问题,但是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因为太多的疑问在脑海里组成了太多的绳结,而我却没有办法把它解开。我在自己的脑海中不停地组合着这些线索,重复着那些
  值得思考的细节。
  从女生楼离开,走到了操场中间。我们像是发现了一副拼图,但是没有办法把它拼好的孩子。
  叔叔和我们打了声招呼,也回去了。只留下了没有进展的的我们。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又响了。
  “喂,”
  “我是叶佳”(第九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