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干嘛去了?”元宝用那种质问的语气问我。
  “没、、、没干嘛。这不是回来了么,我们接着讨论那个事。”我敷衍了他。
  “看来又会有什么新的事要发生了,我估计她没有逃出去,可能还在学校里,只是躲在那个没有知道,甚至没有听说过的地方。”熊猫看在笔记本,发表者自己的言论,我们的感觉和他一样,现在我们就是被别人监视着,看来以后我们的生活要谨慎小心了。自己的日子要活在被别人监视的情况下。心里开始有一点后悔,觉得当初不应该去管这件事,现在好了,彻底陷进去了。
  还好,这种生后过的还算不错,以后的几天我们都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不过,也许是我们的松懈,让凶手有了可乘之机。
  “看来我们没事了,这几天我们过的很是悠哉啊。”元宝看起来有点兴奋了。
  “别高兴地太早了。这才几天。”熊猫还是很严谨小心。
  我们回到教室,我发现叶佳今天没有来,每次她都是来的很早的啊。是不是不舒服?我用手机给她发了一条信息。便回到座位上。就这样,一早上的课程结束了。看了看手机,没有新消息。心里默然有些着急,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很担心她。在元宝的拉扯下,我又被拽到了餐厅。可是什么也吃不下。只是看着手机,等着叶佳给我的信息。等了很久,依旧没有消息。我给她打了电话。不过,给我的只有那等待的彩铃,始终没有人接电话。我开始担心了,一向准时上课的她怎么会没来。天天把手机拿在手上的她怎么会不接电话。这一连串问题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他们看见我愁眉苦脸的,便向我问去了情况。我给他们说出了这些,说出了自己的担心。他们告诉我也许是她外出了,又没有带手机,让我别担心,也许下午就回来了。
  我看着他们结束了午餐,和他们一起回宿舍。
  “你们说真的没有事情么?”我还是焦虑的问他们
  “不是说了嘛,别担心了。也许就是刚才那种情况。别乱想啊。才几天,就被人家迷住了啊?”元宝那我开玩笑。
  面对他的谈论,我实在没有办法再和他定了,只好低着头默默地走向宿舍。我的心里还是焦急,尽管他们说没有事。可是那种不安的感觉一直在我的身边徘徊。
  打开门,径直走到了桌子前面,坐在那里开始思考,这些让我头疼的问题。
  “道哥,门口有你的信。”熊猫从地上捡起来一个信封。交给我。刚才走的太快了,没有注意到脚底下。
  “估计是家里来的吧,都什么年代了,还寄信啊。”老牟拿着最新的掌上电脑和我说着。
  “一边去,不是家里的。”我对着老牟说
  拆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照片,背面上写着“月圆时响起的钟声,就是天空被染红的刹那。”我还正在思考这句话的含义时。熊猫从另一边看到了照片。
  “这个、、、不是、、、叶佳吗?”熊猫发出了感叹。
  我连忙把照片反过来,看见了叶佳被人用绳子绑着,嘴上还粘有胶带。
  “叶佳被绑架了。”我们几乎是同时发出的惊叹。
  “这个、、不会吧,昨天还好好地一个人,怎么今天就,,被绑架了?”元宝还在吃惊中。
  “不行,我要去找她,我一点要把她找出来。”我边说边去开门。
  “先别急,你现在出去怎么找?我看先联系校方,然后我们在想办法。”熊猫恢复了冷静。
  我们跑到我们的班主任那里,他知道情况后,说让我们先回去,他去联系警方。我怎么能回去等,没有办法,我给叔叔打了电话。让他来帮我。在等叔叔的这段时间里,我们四个看着照片。想着藏叶佳的地方,可是大家对这里都不熟悉,没有人知道这个地点。我的心里就好像有蚂蚁在爬一样,十分的难受。
  好不容易盼来了叔叔,可是叔叔也没有什么办法,他只能说是调查一下。让我们先回去。我被熊猫他们拉回宿舍,坐在床上,怎么样也没有办法平静下来。好像没有了灵魂一样。脑子里没有一点思考的意思。只想的怎么去救她。心里的焦急是那么的难受。
  “那个,,道哥、、你先别急,我们先冷静下来,想想办法,这张照片使我们唯一的线索,让元宝用电脑分析一下。看看有没有问题。”熊猫拍着我的肩膀说。
  “恩,你先别急,来,陪我喝点,也许你就会好多了。”老牟也坐在了桌子旁边。
  “我这就去扫描照片。一定能从里面发现写有用的东西的”元宝过去打开了电脑。
  我看着他们三个这样对我,真的很感动。我对着他们,说不出话,只能挤出了一句谢谢
  “你丫是不是傻了?我们几个一起长大,现在还说谢谢,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几个?”老牟拿着杯子站起来。
  “就是,你可别这样说。我还真有点受不了。”元宝笑着。
  我看着他们这个样子,心里又是一番感动。
  “你们过来看,我把照片分析好了,可以来找细节了。”元宝让我们过去。
  看着这张照片。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叶佳身上的衣服和往常一样。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周围的光线很暗。看不清楚,好像是犯人用闪光灯照了叶佳的这一部分。还有就是犯人的身份,也是我们考虑的对象。
  “会不会是那个逃走的凶手?”熊猫问我。
  “不知道,可能是,”我回答他
  “什么可能,我看就是,她为了报复我们,可是我们最近的警觉性很高,没有办法下手,就从我们身边的人开始报复,然后让我们难受,让我们有那种他们是因为我们才被凶手迫害的感觉。”老牟也开始推理了。
  “老牟什么时候也会推理了,厉害了。”元宝和他开着玩笑。
  “怎么会这样,选择一个女生,看来凶手这次还是做了很周密的准备,她原来就是老师,对这里的情况很了解,所以可以随便找一个地方藏身,然后犯案。凶手还留下了后面的两行字,月圆时的钟声,还有什么天空被染红。这句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元宝问我们。
  “这个可能是提示,让我们找到她的提示。”我给元宝说。
  “不对,这个更像是一个限制,给我们找到叶佳的时间限制。”熊猫看着笔记本。缓缓地说道。(第十二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