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为什么要给我们这个限制?难道怕我们不去找叶佳?或者,这是下一场案件的发生的预示?”我惊讶的说
  “很有可能,也许过了这个时间之后,叶佳便会遇害,或者别人就会遇害。我们邀赶在这个时间前找到叶佳。”熊猫接过话。
  “可是我们现在一点线索也没有啊,这要怎么找啊!”元宝开始抱怨。
  我们几个开始着急起来,我们手中除了这张照片,什么也没有,不知道绑架地点,不知道绑架时间,我们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任凭时间点点滴滴的流过。我想看看月圆之夜离我们还有多久,便走向日历,算出来离我们还有两天多一点。这个可恶的家伙只给了我们两天时间。
  “我们现在越是着急,凶手越是开心。她在暗处观察着我们的一举一动。真是可恶。”我转过来对他们说。
  这个时候,熊猫用手指挡在自己的嘴巴前面,示意我们停止交谈,然后指了指门口,我们发现门口有人,我们看见了门缝透进来的影子。我慢慢的走到门口,用手抓住了门把手,又看了看影子,看来门外的那个人还没有发现我们已经察觉到他了。我在一瞬间,拉开的房门。就在这时,我愣住了。门外竟然站着一个女生,我把门完全打开,看来他们也有点吃惊。
  “这里是男生宿舍吧··你走错了?”我很无厘头的问她。
  “不是、、我是专门过来的、、刚才没有好意思敲门、、呵呵。”她有点紧张了。
  “哦,这样啊,说吧,有什么事。”我把她请进房间。
  “是这样的,我是叶佳的室友,我叫程雨,我把她的一些东西拿来了,希望对你们有用。”说着她递给我们一些叶佳的私人物品。
  “你们女孩有那么多东西,你怎么知道这些东西对我们有用啊?”元宝翻着那些东西。
  “哦,因为她被带走的时候就只有这些东西啊,呵呵,我也没有看见,不过当时她应该是拿着这些东西的。”程雨回答了我们。
  “那个,你是怎、、”
  “你是怎么找到我们宿舍的啊,呵呵、”我打断的熊猫的问题,因为我知道他要问什么。
  “你们上次破案的事迹那么有名,宿舍早就出名了,当然好找啊。”程雨笑着回答。
  “哦,那还有什么事么?”我问她
  “没有了,那我先走了,毕竟在男生宿舍,呵呵,再见。”程雨离开了我们的宿舍。
  “刚才你为什么要打断我的问题?我想知道一个很大的事情,也许会帮助我们找到叶佳。”熊猫显然有些激动了。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既然没有看见叶佳,又怎么知道她是被带走的,还有,怎么知道叶佳当时会带着些东西,我也发现了她的语句有些问题。看来我们要重点观察她一下了。也许她就是我们寻找叶佳的突破口。我只是不想这么早就让她怀疑我们已经开始对她有什么疑问了,所以才打断你的问题的。”我给熊猫说出了原因。
  我开始检查这些东西,不过,那些可以的东西都被别人给销毁了吧,看来不会有什么有意义的东西了。我打开了她经常用的笔记本,这个是从开学开始记得。里面的资料很全,看来她在上课的时候一定很用心。在我翻到后面时,发现了一些东西。
  :他叫崔翔。
  :他和我说话
  :他帮我做了软件。
  :他和我吃了第一顿晚餐。
  看来她把我和她发生的所有都记了下来。我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涌上心间。我开始后悔那天没有和她一起走,后悔没有等她,后悔没有。。。。。
  我开始抱怨自己的不是,开始埋怨世界的不公。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对这个女孩那么的。。。我开始对着自己发誓,一定要把她找出来,一定不能让她成为下一个牺牲者。因为、、、、
  就在我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抱怨时,熊猫给我说了他的发现。
  “你们看,手机的通话记录,都是道哥打的未接,很奇怪啊。还有这些资料,没有潮湿感,肯定是放在室内,看这个折痕。应该是几天前折的。也许就是叶佳失踪的那天。因为已经开始变淡了。而且一定有人在保护着它。还有这个笔记本,后面的几句话很有一点。雨是过往的的云,没有落地,只有回响。你们有什么看法”
  我们开始思考熊猫的话,对啊,看来凶手还是给我们留下了一点,我们的突破口就快有了。
  “我们开始吧,依次解释,元宝,开始查询所有的通话,用你的电脑,查点这个不难吧?”我对着他说
  “放心吧。”他转身走向了电脑。
  我们分完工,开始了自己的工作。回头看看,时钟还在无情的走着,滴答声敲着我们的心(第十三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