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四个人相互看着对方,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这种出乎我们意料的意外是我们感到了不小的压力。
  “你们认识这个女孩?”我的叔叔疑惑的看着我们。
  “是的,叔叔,这个女孩曾经来过我们宿舍。她是来给我们送·····”元宝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熊猫抢过,“是的,叔叔,她来我们宿舍给我们送学习资料,因为快要有测试,所以才让她给我们送一下讲义。”熊猫给我叔叔说了情况。还好他的反应快,要不我们私下调查案件的事情肯定被元宝那个笨蛋说出来了。我刚才真为元宝捏了一把汗。元宝貌似也发现了自己的大嘴巴。不禁的用手捂住了。
  下午的阳光依旧很刺眼,我们四个在现场旁边的树荫下坐着。慢慢的整理我们脑海中的资料。这种出乎意料的事情让我们再次失去了那才刚刚点燃的信心。树上鸟的啼叫叫好像敌人对我们发出的嘲笑。
  “没有想到,她就这样死了,在我们打算去调查她的时候死了,我应该早点提出质疑的,要不是因为我的疏忽,要不因为我的······”我开始自责起来,无助的哭喊着,我心里很清楚,这唯一的线索就这样因为程雨的死而断了。
  “这也不是你的错,你的推理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凶手好像猜到了我们怎么想的一样,她貌似会读心术一样,把我们内心的一切事情猜的很透,我们就好像一个没有任何秘密的小丑一样。在别人面前自以为是的跳着。”元宝也说着泄气的话。貌似这个电脑天才也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我感觉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熊猫拿着本子冷静的说道。
  我们三个很差诧异的看着他。貌似他并没有注意到我们奇怪的眼神,还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不一会,他忽然抬头。“我们去醉意朦胧吧,那里环境比较好。”熊猫说完就站起来,合上本子往校门口走去。我们三个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赶紧跟上了他的步子,向醉意朦胧走去。
  一路上大家没有说什么话,出了元宝一直在说要吃这里的牛排。天际边已经出现了一道傍晚时的霞光。那种红色就好像是一种死亡气息的到来。推开门,我们到了老位置坐下来,元宝去要了他想吃的牛排,老牟则给我们一人要了一瓶啤酒。
  “你们大家觉得这件事怎么样?”才坐下熊猫就说话了。
  “还能觉得怎么样啊,这个凶手实在是太厉害了,什么都知道。”从吧台走回来的元宝说着。看样子他已经要上了他的牛排。
  “我也觉得这个凶手的头脑很不简单,考虑到了我们所想的一切。”我很无奈的做出了自己的总结。
  “你们有没有想过凶手杀人的动机?”熊猫又给我们出了一个问题。
  “那还用说啊,肯定是害怕我们去问她,害怕事情败露,所以杀人灭口。”元宝不屑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如果不是这样呢?”熊猫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诡秘的微笑。
  我们三个很吃惊。怎么会不是这样,所有的证据都在说明是我们所想的那样。我们想不到还有别的什么原因会出现这种问题。难道是自杀?可是自杀怎么会死在池塘中间。难不成是游到中间在溺水?熊猫的话给我们带来了不小的疑惑。我们没有办法理解。
  “这个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她一定不是被灭口,一概是其他原因。你们想想看看,如果你是凶手,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够帮助自己的助手,难道会因为她完成任务了把她杀了?就算这样,如果凶手找到了助手说明什么,说明有自己一个人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这种情况下,你会因为自己的一个担忧而杀掉自己的助手么?这样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熊猫将自己的观点称述出来。我们听完之后都很惊讶。是啊,我们怎么都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啊。我们当时只顾着抱怨和自责了,看来熊猫还真的有和常人不一样的地方。
  “滴···滴···滴···”我的手机有短信,是叔叔发来的,我看完之后,想了片刻。“叔叔让我们明天去他那里,说有些情况可能会帮助我们调查叶佳的事情。”想起叶佳,心里就很难过,前天还在一起说笑,今天就已经被危机包围了一天。鼻子莫名的酸楚。
  我们就这样在剩余的时间里都是沉默,大家喝着自己的酒,元宝吃着牛排···直到最后一个人喝完,我们结账走出了酒吧。外面的霞光已经消失了,却带它的是那个柔和的月亮。我们就这样顺着路边的路灯,向学院走去。路灯下的影子被扭曲,看不出自己那原本的体态。心里的焦急伴随着月光下的微风,在我的身边围绕着。
  走进学院,路过池塘,那里还有警戒线。只是少了一些人围观,也少了一些平时在这里甜言蜜语的情侣。这里的死气沉沉让我们感觉到了更大的压力。池塘里的波光映衬出了夜的孤独。
  回到宿舍里,元宝又开始捣鼓他的电脑了。老牟好像也累了,躺在了床上。
  “猫,你怎么会知道凶手的实际想法?难道刚才在池塘边发现了什么吗?”我走到熊猫的床边问他。他放下本子。“我总觉的今天哪里有些奇怪,后来发现是尸体的不对劲,但是我又说不出是什么。”熊猫用手撑着下巴思考。
  “崔翔,你知道你叔叔明天会告诉你什么吗?”熊猫看着我说。
  “不知道。”我肯定猜不到是什么。
  “好吧,那我告诉你,绝对是验尸报告。”熊猫很自信的说。
  “验尸报告?那种东西不是需要保密么?”我很吃惊,这样的事情叔叔从来不会透露的。
  “如果是与众不同的验收结果呢?”熊猫再次给我一个诡秘的微笑。
  “与众不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