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草的结束了我们的洗漱,大家怀着各自的心情回到床上。我看着窗外,今晚的月亮是那样的妩媚,偶尔挡住它的那几朵乌云,让它显得更加迷离,就好像我们猜不透这个事件的迷一样···
  “崔翔,你来了?崔翔··崔翔。”叶佳在角落里叫着我的名字。
  “是我,叶佳,你怎么样了?吓坏了吧,没事,现在我们就走,离开这里。”我着急的帮她解开绳子。
  我用力扶起她,准备搀着她离开,这是门口出现了一个人影,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忽然,她说话了。
  “哈哈哈,你想走?就你这样的货色还想带她走。那我就让你看看你到底有多无能。”她笑的那样狰狞。这时她抬起了右手,借着月光,我看见了她手中拿着的是枪,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随着枪响。叶佳倒下了,就倒在我的身边。
  “叶佳!!!!”我悲痛的喊出了她的名字。
  “哈哈哈····哈哈哈···”她发出了更为狂妄的笑声。
  “醒醒···醒醒···你一大早乱叫什么啊,八点钟就开始喊,干嘛啊你,我的春秋美梦啊,就这样被你给毁了。”元宝拍着我的脸,一脸沮丧的表情。
  原来是梦啊,虚惊一场,那梦竟然那么真实,现在我还是那么紧张,自己的枕头上面已经有了汗水的痕迹,看来刚才真的被自己给吓坏了。叶佳现在到底怎么样啊,我的心里还是焦急着,我对她越来越关心,就好像她是我每天生活的一部分一样。我开始问自己,我是不是喜欢她?或者,我爱她?我开始省视自己的内心。但是我却没有找到一个有力的证据证明我的推测,也许这就是我这种人的毛病吧,什么事都要证据。
  我起来去洗漱,喜好回来以后,看见他们也陆续起床,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我坐在桌子那里,等着他们收拾好,一起去吃早点。
  “你说今天道哥的叔叔会给我说什么啊,是不是要给我么传授什么技术?”元宝吃着包子,若有所思的问我们。
  “不知道,也许是,也许不是。总之去了就知道了。你干什么啊,别往我裤子上摸啊。”老牟对吃完包子在他裤子上擦手的元宝大喊。
  元宝倒装的的和没事人一样。优哉游哉的向大门走去,我看着这个活宝,拿起自己的果汁,赶了上去。
  早上的空气不错,市里的车辆还很少。没有那种城市的喧哗。很安静,只有偶尔过去的环卫车发出的音乐声,那种城市的嘈杂还没有来临。我们四个找到公安局的办公大楼,和我们想象的不太一样,因为好大,看来总局就是不一样啊。
  我打了电话给我的叔叔,不一会他就出现在了楼下,带着我们第一次进入这个神秘的地方。我们对周围的一切都十分的好奇,不停地用眼睛观察着四周,生怕会遗漏哪个地方。
  “这次让你们几个来。是因为我知道你们在调查叶佳的事,所以才让你们来,这个尸体的报告希望能帮到你们。”叔叔走在前面给我们说。我诧异的看着熊猫,没有想到他说的没错。他也回敬了我一个微笑。
  跟着叔叔,一路来到了电梯前,等着这个厚重的门打开,我心里很不安,因为这个尸体如果和案件没有关系,那我怎么去找叶佳,我该怎么办。叶佳该怎么办。我脑袋里充满了疑问和恐惧。就在这时,电梯门开了,走出来几个穿制服的,他们都给我的叔叔打了招呼,我叔叔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走近电梯,叔叔按下了负二层的电钮。随着微微的失重感,我们向下面进发。不一会,我们就到了,们一打开,我就看见一个走廊,但并不是那种阴暗恐怖,这里很亮,让人没有那种害怕的感觉,知道我走到一个门前。上面写着停尸房。
  叔叔很礼貌的敲了敲门,不一会就听见了脚步声,有人走过来开门,们一打开,我们四个很吃惊,以往的电影里都是很老的人才会出现在停尸房这种恐怖的地方,而开门的却是一个年轻的女人。
  “崔探长,你要看的尸体都准备好了,这些就是您说要带过来的人吧。你们好,我叫做李媛,是这里的法医,主要负责实体的检查和存放。”她做完自我介绍后,给我们了一个很美得微笑,这个样子真的没有办法让我把她和停尸房的工作联系在一起。
  “好了,快进去吧。”她示意我们进去,并且领着我们走到程雨的尸体旁边。
  程雨的尸体已经没有那天捞起来那么恐怖了,胸腔已经被打开了,里面的内脏被放在一个用福尔马林浸泡的容器里。我看见这个情景还是有些难受,虽然进来的时候已经做了心理准备,但还是不太适应。元宝就很直接了,当场就吐在旁边的水池里。
  “让你早上吃那么多的包子,还到处乱抹。活该”老牟在一旁说着风凉话。
  “好了,都不要再说了,快过来看看这个尸体吧,抓紧时间。”熊猫站在尸体旁叫着我们。
  我们几个走过去,看着这个赤裸裸的女尸。心理不免有些难受。
  “我来给你们说吧,她的死因并不是溺水,而是中毒。”李媛在床旁边说道。
  “什么?中毒?怎么会是这样?”我们几个很不理解。都看着李媛,她似乎也注意到我们的眼神,清了一下嗓子,开始说话了。
  “是的,是中毒。我检查了他的肺,并没有发现窒息或者充水的情况,所以可以肯定不是溺水,所有我就继续检查她的身体,希望找到真正的死因,当我在全身找不到任何外部的伤害时,我都打算放弃。不过我却被他的指甲吸引了。他的指甲很漂亮,所以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就是因为这个观察,让我找得了真正的死因。在指甲里有一个玻璃碎片,很薄,所以不容易被发现。我把玻璃拿去化验,结果让我很吃惊,上面有剧毒五氧化二砷的残留物,也就是俗称的砒霜。就这样,我推断出她是中毒死亡。”李媛说完之后,拿出了零食,站在程雨旁边吃着,这个景象让我很不舒服。
  “砒霜?玻璃?果然不是溺水。”熊猫看着本子说着。
  我们剩下的三个都在为程雨的死讨论着,说着这个不可思议的结果。就在这时,熊猫突然拉着我们往外走。
  “快和我来,要不然没有时间了。”熊猫非常着急。
  “到底怎么了?干嘛这么着急?”我很不理解一向稳重的他怎么忽然这么着急。
  “我知道叶佳被关的地方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