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你知道叶佳在哪里了?”我跟在熊猫的后面追问道。
  “是的,我知道了,都是刚才李媛的话让我明白了。”熊猫回头给我我们说。
  “李媛?她说程雨是中毒死的,然后你就知道叶佳在哪里?这个也太奇怪了吧。”元宝也跟在熊猫后面。
  “哎呀,没有时间说了,要不叶佳就会有生命危险了。一会在告诉你们。”熊猫着急的跑出了地下室,冲向了大厅的那个大门。
  我们三个紧跟在熊猫的后面,不知道他时怎么知道叶佳的藏身处,心里藏着疑问。出了公安局,外面的太阳已经很高,街上来往的人群也多了起来。熊猫拦下一辆出租车,我们坐在车里。熊猫对司机说“去本市的灵学院。”我们三个很吃惊。
  “你不是知道叶佳被绑架的地方了么,怎么又回学校啊?”我不解的问熊猫。
  “因为叶佳就在学校里。”熊猫给了我这样一个回答。
  “什么?到底怎么回事?你快告诉我们吧。”我很焦急的问着他。
  “号,你们听我给你们说。刚才李媛说程雨是因为五氧化二砷中毒才死的,那么排除是凶手为了灭口而杀害了程雨。那么五氧化二砷这种危险的化学药剂市面上购买很不方便,所以只有学校里才可能有这种毒药。你们想想,如果知道是剧毒,你们谁会去碰它,除非有人命令你,而且在程雨手上找到的是玻璃的碎片,又可以说明她不是在试验室里接触到毒药的,因为实验室里的药剂都是分装在塑料的广口瓶中,那么只有一个地方能够找到这个东西,就是在实验楼的地下室,药品储存处,那里的药剂都是大量储存,而五氧化二砷是存放在玻璃罐里的。这样就可以知道程雨是因为要移动这些东西才中毒,既然是移动,那目的肯定是腾出空间放别的东西。所以我推断出叶佳肯定在那里。”熊猫给我们说出了他找到叶佳的推理。
  我们都很吃惊,看来熊猫的分析能力很强,其次,看来他把这所学院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不一会,我们就回到了学院,下车后,我们跑到实验楼门口,走近了地下室,里面没有灯。我们四个只好摸着墙壁前进,知道元宝摸到了开关,打开灯,发现实验楼的地下室空间很大。让我们不得不想到教学楼那个不让进入的地下室是不是和这个一样。化学药剂储藏室就在前面。我们冲过去,但是发现门是锁着的。老牟让我们站在旁边。他朝着门上用力一脚,门开了,打开电灯,我们在最里面发现了叶佳,她嘴里被那个凶手塞着破布,两个眼睛已经哭得红肿了。我赶忙上去帮她解开绳子,然后拿出嘴里的破布。就在松绑的一瞬间,她扑在我的怀里大哭,我不知道自己的手应该放在哪里。迟钝一会,我把她紧紧地抱住。
  “给,道哥。把水给叶佳喝点。”元宝把他的背包拿下来,取出了矿泉水递给我。
  我把水给叶佳,看着她急促的喝着,我抱着她慢慢的说,“一切都结束了,都结束了。”就这样,我一直抱着她,她也没有松开我。
  “咳咳咳··我说两位,要不你们先停停,我们出去继续好不?这个地方实在是不太舒服。”元宝抱着包包看着我们两个。我看着他的那个傻样不禁的笑了出来。我低头看了看在我怀里的叶佳。此时她已经停止了哭泣。一脸红晕的依靠在我的身上。我对她说“好了,没事了,我们走吧,先离开这里。”
  我把她搀起来,扶着她慢慢的走向楼梯口。
  “叶佳,你可是不知道,道哥这两天可是着急啊,到处的跑,天天茶不思饭不想,整天就在给我们说,我的叶佳,你在哪里。哈哈。看来叶佳是把我们的道哥给迷住了。”元宝边走边大声的说着。
  他的话让我们都笑了,也难怪,谁让他是一个活宝呢。我看看旁边的叶佳,她好像也有点害羞了。
  走到楼梯口,就在向上看的一瞬间,我们五个都愣住了,不知道是谁,把入口锁住了。我们被困在这里了。
  老牟冲向去使劲的砸门,大喊,可是却没有人给我们回应。
  “别费劲了,这个们有两部分。这个是一部分,而另一部分在上面的入口,所以我们的声音是没有办法让别人听见的。”熊猫拿着他的笔记本看着。
  “老牟只好下来,我们几个人顿时没有了方向。看着叶佳,她刚刚脱离了绑架,却又和我们困在了这里。她的脸上写满了忧伤。
  “那我们等别人下来找我们吧,肯定会有人下来的。”元宝坐在了地上。
  “没用的,你看看这里的灰就知道平时肯定没有人下来,在说了,如果经常会有人下来,凶手怎么还会把叶佳绑架在这里。”
  “那你说怎么办,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元宝对着熊猫大喊。
  “一定还有别的出路,我们往里面走走。说不定有别的楼梯。”我给大家说。
  “恩,看这里的地图应该有别的出口。不过好像需要走到教学楼的地下室里,地图上显示这两个地下室是通过一个长廊链接在一起的。”熊猫拿着笔记本给我们说。
  “那我们走吧。”我抱着叶佳,往地下室的里面走
  “你们快过来,看这里,为什么会是这样?”走在最前面得元宝喊道。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