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老牟冲在最前面,想快点知道有发生了什么。
  “你看这个楼梯,好深,你们确定这个是地下室?未免也太深了吧,难不成下面放有什么稀世珍宝?”
  元宝的话让我们都开始对这里的楼梯感到奇怪,是啊,一个学校干嘛要弄这么深的地下室。除非这里不单是地下室那么简单。看来犯人想让我们知道点什么。或者,希望我们能被自己的发现所吓倒。看来我们要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了。我又把搂在叶佳身上的手抱紧了一些。
  “请问你是崔翔的班主任么?我是他的叔叔。我想知道他在哪里,电话也打不通,宿舍里也没有人,您知道他在哪里么?”
  “我不知道,会不会被安排做什么课题去了,新生的活动比较多,呵呵,不用太担心。”
  我叔叔从办公室出来,回头看了看继续伏在案前的老师,离开了教学楼,走出了校园,映着此时的晚霞,叔叔发动了汽车,离开了学院。
  “你们说这里的老师是不是都特别怪,要不就是半天见不到,要不就是忽然一下的出现在你的眼前,一点防备都没有,让人难以琢磨啊。”元宝又开始和我们聊天聊地了,说句实话,我根本感觉不到他有一点恐惧,看着倚在我身上的叶佳,我觉得元宝还真的不是一般人。
  我们顺着楼梯继续走着,只是越来越深的情况让我的心里有些忐忑。我回过头,刚才我们走进来的入口只剩下一个光斑,其余的都被吞噬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元宝打着手电,那个光柱很强,很亮。给我提供了一些安全感。我很害怕这个黑暗会把我们这最后一束光亮也吞噬了。叶佳一直依靠在我的身上,她的眼睛很迷茫,一路上一句话也没有说。伴随着她的应该就只有恐惧了吧。也难怪,自己莫名其妙就被关进了这里,好不容易得救,又被困在了这里。一个女孩怎么能一下承受这么多的事。要不是当时我和她去餐厅,就不会.....
  就在我还在心里自己谴责自己的时候,元宝的有一次大叫把我从自己的世界里拉了出来。看来他一定是又发现了什么。
  “你们看,我们总算是走到最下面了,不过这里有一个铁门,把我们拦住了,看来这个地下室还真的不怎么简单。”元宝拿着手电在门上到处观察着,老牟也在旁边合着一起,熊猫则是继续拿着自己的本子,用手电照着查阅。那上面记录了这个学校的大部分资料。我扶着叶佳走到了墙边,让她坐在那里,刚好我也有机会放松一下我的胳膊,这一路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现在还真的有点吃不消。我看着受了惊吓的叶佳,觉得这个女孩更是无辜和美丽了。
  “这是个用电子密码的铁门,只是一个六位数的简单数字密码,还好我带的电子装备能够帮我解决问题。你们看吧,我的存在还是很有意义的。”元宝又开始在我们面前卖弄他的仪器了。
  元宝在门前不停的摆弄着他的东西,断断续续的传来一些电子音,除了元宝,大家都可以稍微的休息一下了。我坐在了叶佳的旁边,从背包里拿水,给叶佳递过去,她无力地拿起来,痴痴的打开瓶盖。把水送进了自己的嘴巴里,喝了一些水,感觉她的精神好了一些。
  “我们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为什么要把我抓起来。”叶佳精神好转之后,开始了自己的疑问,慢慢的哭了出来。看着她在身边抽泣着,我莫名的一阵心疼。这个可爱的女孩,为什么要把她也牵扯进来。我对那个凶手的愤恨又增加了一分。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什么是发生,唯一能做的只有向前走去,这好像是凶手把我们领进来一样,我们渐渐的陷入一个莫名的迷雾里面,但又没有办法脱离,就这样,我这个新生开始经历更多的故事。
  熊猫拿着本子走过来,“道哥,我觉得这个地下室不太正常,你看,我在图书馆里记录的地下室是存放运动器材和一些学校的公众设施,而且还有照片,可是这里的学生却没有进入过学校的地下室,你想想看,一个只是存放器材的地方,至于弄成这样么。我感觉这里面不单单是书上说的那么简单。肯定有让我们想象不到的东西。而且你看这里,地图上的空间更本就不够建造这个楼梯的。所以,一定有什么隐藏在里面。”熊猫拿着本子对我说。下意识的看了看叶佳。又看了一眼我。
  “从你的笔记上看应该是这样的,看来学院确实不简单。”我拿着本子说。
  “你就不能快点,我说你是不是东西吃得太多了,手脚这么慢。”老牟拿着手电敲着元宝。
  “你轻点,还不是这个仪器稍微有点落后,要是能弄来最新的设备,这些还不是小问题。牟哥,你看能赞助我不?”元宝又开始贫嘴了。真看不出来他是处在危险的状态之下。
  “你赶紧的,要是打不开,以前的东西你回去全部给我结帐。”老牟对他威胁着。
  看着这两个家伙,气氛仿佛不再是那么让人恐惧了。
  “哈哈。打开了,老牟,你往后点。”元宝抓着门把手。
  铁门被缓缓打开,没有电影里的那种耀眼光芒。我站在远处,看不清。
  “不可能,不可能。”老牟看着里面喊道。
  “看来这里确实很不简单。”熊猫走到旁边对着门内说道。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