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像条狗,和我一样

        城主府,绸缎披挂,依旧如一年前般华丽,只是今日,早已物是人非。
          江小凡此时顺着红毯走入了城主府,周围坐满了各家家主,靠前的位置御林卫整齐的坐着,三兄弟早已摩拳擦掌,准备大吃一顿。
          走进大厅内,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击中在他的身上,尽是艳羡!
          上一次他走入城主府参加晚宴,位子被占,只因为他太弱小,如今他再次走入,已经是称为众人神往的对象,只是这一路,却还是有很多不快。
          梁飞连忙迎进了江小凡,两人一起走到高台出入座,梁飞站在桌前,高声说道:“江大人在冧天城长大,如今已为将帅归来,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周围掌声雷动,此时江小凡也是站起身,他看了一眼高台下的江鸿和云威,随后扫视了一眼众人,耸了耸肩道:“旧事我就不提了,吃好喝好就行。”
          江小凡的回答让众人松了一口气,江家在冧天城只是一个没有地位的小家族,甚至连三大家族都巴结不上,所以也不会有人会正视江家人,而江小凡作为江家的最下一等的废物,自然没少受过白眼和欺凌,而现在江小凡不记仇,对于众人来说自然是再好不过。
          毕竟江小凡这个时候要是算起账来,五千多玄武境的御林卫,以及二十多个御林卫,足以荡平任何一个家族。
          坐下后,梁飞一抬手,几名舞女走进了大厅,歌舞升平,晚宴便正式开始。
          各家家主也开始互相聊着近些日子家族里族人可有哪个天赋异禀,亦或是得到了什么不错的战器,氛围也逐渐融洽了起来。
          不过在这大厅之中,却潜伏着致命的危险。
          或许是在皇都吃惯了珍馐美味,亦或者是临行前大快朵颐的吃了太多荤腥,现在的江小凡居然没有什么胃口,就这么百无聊赖的看着众人聊天。
          就在此时一股杀意突然出现在背后,众人都还沉溺在晚宴中没有反应过来,一个少年握着一把匕首瞬间从江小凡身后的屏风杀出,闪着寒芒的匕首直接刺向江小凡的后背!
          而此时众人这才反应过来,但是现在做什么也无济于事,一切来得太突然了!
          这一秒所有人都面露惊诧,脑海中想过无数个可能,但都是江小凡怎么被刺杀,因为这简直是无解的,就连江小凡本人此时都是双手托腮,似乎并未反应过来身后的杀意!
          “镪!”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江小凡回血洒当场时,一声嗡鸣响起,随后所有人都长大了嘴巴,因为那把匕首在距离江小凡还有一寸左右的距离,居然被一股无形的能力阻拦!
          少年牙关紧咬,双手握住匕首使尽了全力,却无法将匕首向前刺入分毫!
          此时梁飞也是连忙出手,一掌将少年轰飞而出,江小凡正欲转身时,三支箭羽从门口射入大厅之中,径直朝着江小凡的脑门奔去!
          “铛铛铛!”
          三声轻响,箭矢全部钉在了江小凡身周那股能量之上,压根无法触碰江小凡半分。
          不过玄武境的境界而已,只是寻常的灵玄龟甲他们都破不开防御。
          叶皓和三兄弟瞬间冲出了大厅,十几秒后便擎着一个少女走入了大厅御林卫也是上前将江小凡身后的少年抓住。
          江小凡看了一眼两人,他并不认识,不过两人的目光中透着恨意、倔强和不甘。
          此时江鸿率先开口:“吴洲、吕祈!你们两人好大胆!”
          听到两人的名字,江小凡的眉头微微皱了皱,吴吕两家的人居然暗杀他,让他有些惊讶,不过也在情理之中,离开冧天城前他亲手杀了吴子亓和吕震南,而且灭了两家数百人精锐让两大家族彻底跌出冧天城三大家族的地位。
          从暗杀他都只能拿出两个玄武境小辈就不难看出,两大家族现在窘迫的现状。
          江小凡一抬手,示意江鸿不要说话,此时少年吴洲等着江小凡,骂道:“江小凡!别以为你当了御林卫就了不得!灭族之仇,不共戴天!”
          少女此时也是银牙紧咬,她恶狠狠地瞪着江小凡。
          梁飞上前道:“是我审查不利,让他们两人进来,江大人息怒,我定将严惩二人!”
          “不用了,叶皓,放开他们吧。”
          江小凡说完,叶皓也是松开了二人,毕竟两人对江小凡来说根本没有丝毫威胁,偷袭都无法伤到他们分毫,更何况正面硬杠?
          江小凡走下了高台,来到两人的面前,说道:“你知道你们现在这幅狼狈的样子,像什么吗?像条狗!”
          两人的目光中尽是怒火,少年猛然冲上前,歇斯底里的大吼着:“我要杀了你!”
          但是叶皓威压一放,少年被猛然压趴在地上,江小凡在少年的面前坐下道:“一年前,在吴子亓的面前,我就和现在的你一样,被他当成狗,我也是这个眼神,喊的也是这句话。”
          江小凡说道扯不禁苦笑了一下,他扫视了一眼众人:“这些人也都在场,看着我辈吴子亓那个什么天武境强者吊打,我拼了命的活下来,去变强,终于有一天,我变强了,杀了他,也穿上了这身金甲。”
          此时所有家主都躲避着江小凡的眼神,他们微微后退几步,诚如江小凡所言,这一幕,似曾相识。
          一年前那个少年在江家被吴子亓威压压的险些丧命,一人力抗江家百人,以及吴子亓这个强大的存在,但是在那时,江小凡的身后,只有一个奄奄一息的江念蕊,成为他站起来的唯一动力和信念。
          江小凡看向了叶皓和三兄弟,四人心领神会,松开了两人,江小凡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对着两人说道:“你们走吧,你们可以随时来杀我,前提是,你们得够强。”
          说罢江小凡走到桌边,抓住酒盏将杯中烈酒一饮而尽。
          “好酒!”
          江小凡放下酒盏后称赞了一声,道:“谢谢梁大人款待,今晚就到这了,我就先走了。”
          说罢江小凡便转身离开,只留下这这两名年轻的复仇者互相搀扶着站起了身子。
          他们看着江小凡的背影,似乎也看到了自己。
          两人在众人的目光中走出了大厅,一瘸一拐的消失在了夜色之中,梁飞看着这一切,轻声叹息:“唉,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
          城外驻地,御林卫正享受着城主为他们准备的丰盛食物,一边吃着一边聊着自己曾经的英勇战绩!
          这些御林卫,几乎都是从一个小小的杂兵成为御林卫,他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他们都想要变强,并为此努力。
          这也正是他们成为精锐的原因。
          江小凡走到营地,此时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正要起身行礼,江小凡却是双手一压,示意他们不用如此。
          江小凡对着众人道:“今夜咱们在冧天城小驻一夜,明日天亮便启程!这次是一场硬仗,咱们走出皇都是五千零二十七个人,回去也必须是五千零二十七个人,明白了吗?”
          “明白!”
          吼声震天,飞鸟惊起,江小凡扫视了一眼这些御林军,满意的一点头,然后道:“吃好喝好!但是明天得准时出发!”
          说罢端起一碗酒,“咕咚咕咚”饮入腹中!
          所有人也是纷纷回敬,篝火越发明亮,在密林之中,响起了阵阵军歌,似乎在提前庆祝众人凯旋!
          ……
          丑时,已是深夜。
          万籁俱寂,万物都归于沉寂。
          九州商盟的后院厢房,江萝皱了皱秀眉,缓缓睁开了眼睛,她扫视周围,却发现江小凡正坐在她的床边,看着她,此时一脸的憔悴。
          “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江小凡轻声问道,随后伸手托起她的后颈,帮助江萝坐了起来。
          江萝想说话,但话到嘴边她却没有张口,因为她知道,这辈子她都没有办法在说话了。
          江古和外人勾结,残杀同族,最后却将罪责全部推给了她,江家上下,无人信她,她本以为她的一生已到尽头,但是没想到江小凡愿意无条件的相信她,治疗她,照顾她。
          两行泪水此时在江萝的脸颊滑落,江小凡连忙伸手为她擦去眼泪,道:“哭啥,你放心,我一定会找法子治好你。”
          江萝却是摇了摇头,她看着江小凡的眼睛,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似乎在告诉江小凡,自己并不在乎,她也不难过。
          不过江小凡是何许人也?他以前可以做了十几年单身后的耿直男孩,那能理解江萝的意思,看她拍胸口,便连忙俯身将头靠近的她的胸口,微微感知一下后,一脸的疑惑。
          “内外伤都好了,胸口没理由不舒服啊。”说到这江小凡挠了挠头,一脸疑惑的看向了江萝。
          江萝顿时无语,白了江小凡一眼后,转身便背对着江小凡睡下了,只留下江小凡在她的床边一脸懵逼。
          “这是咋么个意思?不是胸口难受?”
          “心里难受?不能啊,那表情不像啊?”
          “啧,女人的心思真难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