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会面6

    两船缓缓道靠近,贴近之后,这边的船上的船夫撇出缆绳,另外一边上面的船夫则拉住,让两块靠近了一起,方思雨率先上了船,转身招手道:“姐姐,快上来!”
  
      吴谨抬头看了看在船上的赵远,犹豫了片刻,还是缓缓登上了船。
  
      现在她的心情多少有些复杂,正是那种想见却又不敢见,见了心里有忐忑,而离别的时候心里却不舍。
  
      就如白居易所写的那首词一样: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那种少女的复杂心情,也只有只有她才能体会到个中滋味。
  
      方思雨这完全没有那种感觉,蹬蹬的上了船,倒是走在后面的吴谨,心里恨不得立刻上楼,可是脚却仿佛有千斤重,有些迈不开!
  
      方思雨率先道:“苍姐姐,你们这是打算去哪里?”
  
      说着转过身,看着台阶,奇道:“吴姐姐怎么了,还没上来?”
  
      这男女之间的感情也只有合适的时候遇到了合适的人才能明白。
  
      苍无霜瞟了一眼楼梯,道:“看天气好,也就出来游玩一番,你们呢?”
  
      身为过来人,她突然明白为什么吴谨半天还没上来的原因。
  
      方思雨叹口气,道:“我也是被逼出来的?”
  
      苍无霜奇怪道:“逼出来的?什么意思?”
  
      赵远端着茶,笑道:“所谓逼出来的就是不是在相亲的途中,就在相亲之中,这次你父亲又让你和谁相亲去?”
  
      方思雨道:“这次可不是我,而是吴姐姐。”
  
      说着,转过头,见吴谨上来,便道:“是吧,吴姐姐!”
  
      赵远等人看向了吴谨。
  
      吴谨心里咯噔了一下,却也只有硬着头皮,看了看赵远,旋即移开目光,道:“其实也就见见面而已。对了,杨公子,上次还真谢谢你”
  
      她现在生怕赵远去在意前面那句话,所以连忙转移的话题。
  
      赵远笑道:“谢我什么?”
  
      吴谨见他并没有在意,放心的同时却有了几分惆怅,道:“谢你的那道菜,看上去名字普通,实际上却是真正的大巧若愚,前来的客人一来听名字都不以为然,可当吃的时候才发现其中的精髓所在,现在来的客人点名要吃这道菜,而且这其中不乏还有那些京城之中响当当的大厨!有些大厨身子还悄悄的跑到厨房,想偷师!”
  
      无言道:“这么厉害?那不知道他们偷师成功没?”
  
      吴谨道:“当然没有,不过哪天有人前来,说要学,我也没办法,只有教他了!”
  
      无言奇怪道:“谁?难道是皇宫的御厨不成?”
  
      吴谨道:“是啊,是我师兄,没办法,也只有教他。”
  
      方思雨瘪瘪嘴,道:“要是我,我定然不教,也就姐姐心软,那个人是典型的吃里扒外!”
  
      吴谨道:“妹妹,可不能这么说,我觉得师兄也是有苦衷的,在皇宫里面当御厨也不是那么容易!一个不小心得罪了那些嫔妃贵人,说不定还要杀头的!”
  
      方思雨道:“哼……,活在这世上,谁能容易,当皇上还不容易呢,你看现在北方有兀良哈,南边有倭寇,还有内乱!还别说他一个御厨!你也不想想当初他怎么对你的!”
  
      吴谨看了看周围的人,连忙道:“好了,妹妹,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别在说了,不然的话可就会被笑话了!”
  
      她越是如此的掩饰,越让人觉得其中定然有什么,不过她不愿意说,在场的人也不好多问,船也继续朝前走着,而无言也让人端来了糕点之类的。
  
      “对了,不知道吴小姐这次要见的人是谁啊?”
  
      赵远好奇的问道。
  
      赵远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赵远道:“让锦衣卫去查查啊。”
  
      吴谨连忙道:“不用了,不用了,这种事情怎么能劳烦锦衣卫?”
  
      赵远道:“也就小事一桩而已,不是有句话说得好,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要是一旦选错了,这一辈子就完了!”
  
      方思雨道:“查查最好,现在京城这些公子哥一个个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就好像上次我父亲让我见的那个,表面上看上去文质彬彬,实际上是什么人?就是一烂人,最后居然还装着可怜兮兮的样子登门赔罪,然后被本小姐给赶了出去,最让人气愤的是我父亲居然觉得这还情有可原,说男人遇到这种事情都会失去理智!”
  
      说着还一跺脚,道:“气死我了!”
  
      苍无霜有些不明白赵远的意思,不过对于他还是比较了解,应该不是那种没事找事之人,便道:“吴小姐,正如我相公所言,这对于我们来说并不算什么大事,可对于你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小事!”
  
      无言在旁边也帮腔道:“对啊,吴小姐,查一下也没什么问题。”
  
      见周围人都如此说,吴谨也只有点点头,道:“那就有劳杨公子和夫人了!”
  
      不过这心里却有几分不是滋味。
  
      就在船上几人在哪里谈笑的时候,船舱之类,右教教主和大祭司两此刻也正商议着,对于大祭司而言,现在最需要知道的就是左教教主到底有什么人?以及心理很多疑惑。
  
      眼前这人又是最能解答自己心中之人。
  
      右教教主端起眼前的茶杯,道:“你是不是有很多想问?”
  
      大祭司点头道:“是!”
  
      右教教主道:“那好,你问,既然是合作,我知道的,都可以告诉你!”
  
      大祭司道:“那好,左教教主什么时候就在圣山安排了替身,为什么我一直都不知道!”
  
      这点大祭司一直都很疑惑,他进入梵天教已经快二十年,做大祭司已经十多年,可从来都不知道这左教教主居然是替身,这点让他心里非常的泄气,或者说备受打击。
  
      右教教主道:“你当然不知道,虽说你已经是大祭司,然后并非他的心腹!”
  
      大祭司的眉头不由的跳了跳,自己都是大祭司了,居然还不算心腹,这实在有些打击人。
  
      右教教主接着道:“很奇怪是吧?你已经是大祭司,为何还不是心腹?很简单,因为在接近十年前,左教教主就已经来到了中原,而那个时候,你才刚刚当上大祭司,不过提拔你当大祭司,并不代表就可以让你知道所有的秘密!”
  
      略微停顿片刻,他这才接着道:“另外,你既然知道梵天教在中原武林的很多秘密,说明他对你已经非常的信任,或许圣山被攻破之后,你能保护那个冒牌货安安全全的离开,宣告你的忠诚。那么你自然就是他的心腹,只不过可惜,你杀了那个冒牌货,然后还抵达中原武林,打算通过消灭杨开等人,在梵天教在中原武林发展起来,如此一来,在他眼里,你和叛徒又有什么区别?”
  
      大祭司心里一震,突然心里有了一丝丝懊悔之意,原来自己当初距离教主之位如此之近,只需要轻轻的一抬腿,就能坐上这教主之位,可自己实在太心急!
  
      懊悔显然解决不了问题,再次问道:“那他在中原还有多少势力?”
  
      右教教主道:“这点我不知道,现在甚至连他是否在中原都不知情,他一直都很谨慎,而且也很小心,见过他真面目的人很少,当然,我是其中之一!因此你得有心理准备,想要灭了他,不是非常不容易,而是非常之难!”
  
      大祭司沉声道:“在难有如何?现在我还有得选择吗?”
  
      对于现在大祭司而言,已经没任何的选择,在左教教主的眼中,自己就是叛徒,若是他杀了右教教主,掌权整个梵天教,那么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不想坐以待毙,那么只有迎难而上。
  
      右教教主笑道:“就目前而言,你的确没什么选择,那么既然没选择,那么我们的确应该谈谈如何合作事情!首先一个问题,你现在能调集中原武林的高手还有多少?”
  
      大祭司道:“三十多人!”
  
      右教教主道:“三十多人,数目还是不少,那么和杨开或者苍无霜相差无几或者说超过的有多少?”
  
      大祭司道:“六人左右,不过有三人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愿意启动这些人!”
  
      这些人的身份地位都非常特殊,而且在江湖之中地位非同一般。
  
      右教教主道:“不愿启动,既然是你梵天教的,你不用,难道就不怕左教教主用?”
  
      大祭司冷哼一声,道:“正如你之前所言,他之前的确信任我,中原武林的一些事情也交给我打理,你觉得我会把所有的都老老实实的交给他?”
  
      右教教主道:“能有高手坐镇,自然最好,这次随我一同前来,以及事先安排的高手有接近三十人,实力不俗的有七八人左右,他们并没有跟在我身边,不过也在京城之中待命。至少有点可以确定,就实力而言,我们应该不逊色左教教主,但他在中原武林经营多年,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
  
      大祭司点点头,道:“这点我没意见,我当初折损了不少人,我觉得他应该丝毫不会少于这个人数,另外还有一点,就是锦衣卫的态度!他们是真的诚心帮我们?”
  
      右教教主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觉得呢?”
  
      大祭司眉头皱了起来,朝背后的椅子上一靠,道:“和我们接触的一直都是杨开,杨开能代表谁?他只能代表他自己,或者说能代表铁血门,锦衣卫谁说了算,陆炳!”
  
      右教教主道:“那你的意思是不很相信杨开?”
  
      大祭司摇头道:“不是不能相信杨开,而是不能完全相信,锦衣卫眼线众多,他们能提供给我们情报最好,而且若是杨开能把那些中原武林顶尖高手也邀来,我们的胜算也多了一分。”
  
      右教教主微微一笑,道:“邀请来,难道你就不怕他们过河拆桥?对于明朝朝廷而言,梵天教没有左教右教之分,只有梵天教,我们或许灭了大祭司,但他们会不会放过我们?会不会等到我们双方拼个你死我活,然后坐收渔翁之利,把我们一网打尽?而到时候杨开高手便成了最大的威胁!”
  
      正如那句话,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即便是现在他们有了共同的敌人,已经到了必须放下成见合作的时候,大祭司也好,还是右教教主也好,也还是有隐瞒,至少在自己人马的数量上并没有说实情。
  
      大祭司岂止防着锦衣卫,同样也放着右教教主,他同样也担心灭掉左教教主之后自己的敌人变成了右教教主,怎么可能让他知道自己全部势力。
  
      于是问道:“那国师的意思是我们要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右教教主怎么可能完全相信大祭司的话,也没点破,道:“退路是必须的,不过我是身为国师,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
  
      大祭司现在有些听不懂了,道:“那国师的意思是?”
  
      右教教主道:“锦衣卫在利用我们,我们同样也可以利用锦衣卫,但是我们也必须有所保留,不能让锦衣卫知道我们所有的事情,明天我会安排人前往你哪里,若有什么事情,你直接告诉他,由他来转达便可,不用让杨开前来!另外,你现在的所住之地也最好一真一假,你身边不是还有一个千面人?”
  
      大祭司点点头,道:“国师所言甚是,但我还是有一点担心,如此的话被锦衣卫识破,他们会不会不帮我们?”
  
      实际上大祭司在意的却是当初杨开让无言转达的一句话,那就是协助他登上教主之位,他所担心便是锦衣卫不会协助他。
  
      右教教主道:“绝对不会,现在锦衣卫还希望通过我们来灭了左教教主那帮人,他们只会老老实实给我们提供相应的情报,我们在利用他们,他们同样也在利用我们,即便要翻脸,这左教教主那帮人没剿灭之前,他们不敢轻举妄动!我们也能趁机好好利用利用他们!”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锦衣卫之卧底江湖》,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